爱巴士小说有话要说:如果看到了喜欢的作品,建议小主加入收藏夹哦!

这房间很大,采光也很好,但因为外面下着雨,整个屋子显得有些Yin沉。

白敬开了灯,看到跟他隔着有一段距离的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人,脚步就顿了一下。过了半晌,他才慢慢走了过去。

李书意还在高烧中,睡梦中的他显得极其难受,眉头紧皱着,呼xi声也很重。

不知是他身上的病_fu太大,还是因为人太过瘦削,袖口空落落的,露出来的手腕纤细得可怕。

白敬握住李书意的手。

他的手指莹白细长,指腹圆润,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,很是漂亮。白敬看着,突然就忆起了一件往事。

在跟秦家斗得最狠的那段日子里,他和李书意在办公室熬了快三天没He过眼。疲惫到极致,白敬看文件时竟然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等他再醒来时,发现自己枕在李书意tui上,身上搭着他的外tao,李书意的手,则轻轻盖在他眼睛上,为他挡住外面刺眼的日光。

耳边是小心翻动纸张的声音,白敬起来才看到,李书意已经整理好了所有文件。哪些是必须他亲自处理的,哪些是只需要他签字的,哪些是重要加急的,哪些是可以延后的,全都一一做了分类。

白敬早已记不清当时的李书意说过什么,记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记不清他后来有没有去休息。唯一还有印象的,就是那微凉的手指,轻轻抚过眼皮的触_gan。

白敬沉默着翻过他的手背,这才看到从手腕处到中指和食指间,有一条细长疤痕,kua过整个手掌,硬生生切断了他的掌纹。

就好像预示着这人的人生,会在某个时候戛然而止一样。

白敬因为心中突然冒出的这个念头有些不悦,看那疤痕也越发不顺眼起来,心想以后要让李书意把疤痕去掉,最好能够完全还原成以前的样子。

他把李书意的手轻轻放回去,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没一会儿,左铭远就进来问他要不要吃什么,白敬摇了摇头。

他没见唐雪和靳言,问人去了哪儿,左铭远说靳言去墓园拿李书意的行李了,唐雪则听说要住院观察几天,就去酒店给他拿一些换洗_yi物了。

白敬愣了下:“要住院?”

“是,刚刚唐雪去问了魏医生。”

白敬皱起眉,他本来想李书意输完药水,就把人带回去的。

左铭远像是看出了他所想,正要开口劝他让李书意待在医院最保险,就见白敬突然站起身,按了下李书

意床头的呼叫器。

左铭远跟着看过去,这才发现李书意第一瓶药水快完了。原来白敬在跟他说话时,眼睛也没离开过床上的人。左铭远一时心情复杂,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药水是魏泽亲自过来换的。

李书意的药有四瓶。第一瓶量最小也最好输,后三瓶都是药效比较重的,只能把点滴T至最慢的速度,否则他的body会受不了。

魏泽Mo了下他的额头,药效没那么快起作用,所以温度也没有退下去,但是呼xi已经变得平稳一些了。

魏泽瞥一眼始终盯着他的白敬,道:“你们回去吧,守着也没用,他今天不可能醒了。”

不说这些药里多多少少含有安眠镇定的成分,就李书意这种极其严重的高烧,一时半会也是醒不了的。

白敬没说话,目光落在李书意脸上,看了他一会儿,又重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他不走,魏泽也不可能赶人,拿起换下来的空药瓶离开了病房。

靳言用最快的速度拿了行李,再去找唐雪拿了李书意的_yi物。

唐雪本来要跟他一块回医院的,但是她才刚刚出差回来,家里有急事,已经等她好几天了,一时还真是走不开。

靳言看她手机响个不停,神情很是烦躁,安抚道:“唐雪姐你先去忙,我会守着李叔的你放心。”

唐雪点点头,想到家里一桩桩糟心事,露出个无奈的笑道:“好,辛苦你了。”

靳言跟唐雪道了别就用最快的速度往医院赶。

他想着李书意一个人躺在病房里就很是揪心,停好车后一路跑上楼。结果等他进了病房,才发现白敬和左铭远都在,靳言一脸诧异地愣在原地。

左铭远看他满头大汗,_yi_fu也有些被淋*了,忍不住压低声音念叨他:“急急忙忙赶着投胎呢?”

靳言不好意思地笑了下,把包轻轻放在旁边的桌子上,又抬手抹掉脸上的汗。他看一眼坐在沙发上神情冷淡的白敬,心里一紧,想白敬肯定是不耐烦他跟唐雪都走了,害他在这里又*费了这么多时间。

靳言面朝着白敬,紧张得都有点结巴了:“白……白先生您回去吧,今天谢谢您了……”

左铭远看了下时间,都已经快八点了,白敬晚上什么都没吃,他也跟着劝:“你回去休息吧,有什么情况我跟你联系。”

白敬还没说话,靳言就先道:“左叔你也回去,我在这里守着就行。”

白敬站起身,问靳言:“知道我的电话吗?”

本章未完...

=== 华丽的分割线 ===

谢谢赞助,感谢支持!赞助后,全面支持畅读模式,给小主一个安静的环境畅想阅读的体验!3元1个月、18元7个月、25块12个月

情终+番外》小说在线阅读_第34章__作品来自网络或网友上传_爱巴士小说只为作者by孤君_的作品进行宣传。

首页

情终+番外第34章_

书籍
返回细体
20
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
  • 传统模式
  • 经典模式